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祝愿中华民富国强

本博客既有推动中华社会进步的文图及视频,又有五光十色的资讯使人获益颇丰或赏心悦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聂树斌被枪决10年后王书金自认“真凶”(转载)  

2013-06-25 11:21:20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昨日下午,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,申请王书金案的旁听证,经交涉他们申请到了2张旁听证。今日上午,与其子聂树斌案密切相关的王书金案,将在此再次审理。

奸杀重案:

20岁聂树斌认罪被处决

“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们咋会不通知我们家属就秘密枪毙了呢?”

1994年8月5日,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一块玉米地里,一名女子被奸杀。死者为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。

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抽调警力,组成“8·5”专案组,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,警方随即宣布破案。

聂树斌,被抓时不到20岁,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(鹿泉市冶金机械厂)工人。

“自始至终我都不相信,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会杀人。”从1994年儿子因涉嫌强奸杀人被抓那一刻起,聂母张焕枝一直坚信儿子是清白的,“我自己的儿子我了解,这不是自信,是作为母亲的直觉”。

1995年4月12日,石家庄市中院开庭审理聂树斌强奸杀人案。这也是张焕枝最后一次见到儿子。

张焕枝说,开庭时不让她进,只让律师进去了,一个多小时后开完庭了,老远就听见儿子在大声哭。“我大喊了一声‘树斌’,他放下捂住脸的双手,看见是我,猛一下不哭了,就喊了一声妈,然后就被带走了。”

张焕枝后来从律师那里得知,儿子在法庭上“承认了”,但律师辩护说证据不足,没有人证和物证,现场也没手印、脚印,也没有做DNA鉴定,只有口供。当时律师还宽慰她,说证据不足。

4月28日,聂父给儿子送衣服,到了看守所,才被告知聂树斌已被枪毙。“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们咋会不通知我们家属就秘密枪毙了呢?”

1997年秋,聂家才从火化场领回了聂树斌的骨灰。

“另一凶手”:

王书金凭记忆指认现场

王书金供述曾经多次强奸、杀人,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,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,奸杀了一名妇女。

谈起儿子被抓到执行死刑的过程,张焕枝的情绪开始激动,一边说,一边用右手比划着,眉头皱成一团。

“虽然他当时口供承认了,但到底用什么方式让他招供的,前后我委托三位律师都看不到案卷,也拿不到判决书。”一方面想申诉,又苦于不知哪里出了问题,张焕枝抱着个大问号,一直在迷茫中煎熬。

一直不信儿子会犯罪的张焕枝,在聂树斌被枪毙10年后,等来了一个转折点。

2005年1月18日,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在当地一砖瓦场内抓获河北籍逃犯王书金。其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、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。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,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,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。

王书金领着民警来到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指认的作案现场,与当年“聂树斌案”的现场为同一地方。其交代的作案细节、现场遗留物等,亦与当初案发现场完全一致。

警方多方调查后证实:从1994年到2005年间,“王书金案”和“聂树斌案”共同涉及的作案现场,只发生过一起凶杀案,即1994年8月5日这起。王聂二人并不认识,不存在共同作案的可能。

而王书金后来也称,自己是凭当年的记忆找到的现场,也不知道聂树斌已因这起案件被处决。

“洗冤”路:

涉案三方都在申诉

“我努力活着,等到还儿子清白的那一天。”张焕枝拿起手里的毛巾擦了下眼睛,凝望着院子东屋。这里是为聂树斌建的新房,他死后,一直空着。

“一案两凶”,媒体的报道,让社会一片愕然。

2005年3月17日,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向媒体公布: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该案的报道,并且给予了关注。公安部、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对此事也极为关注。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。

王书金的出现,让张焕枝更坚定地相信儿子清白,“这么多年,总算有盼头了。”在王书金落网后,张焕枝走上了申诉洗冤路,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河北省高院2-3趟。直至2010年3月,河北高院负责审查聂案的一位法官告诉聂母,调查结果已经出来,报到院长那里去了。但到底是什么结果,这位法官说不能向聂母透露。

为这个案子奔走的不止有张焕枝,还有被害人康某的家人。甚至在聂树斌被捕之初,康家人就对聂树斌是否为真凶提出过质疑,并在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,仍然坚持案件有疑点、民事补偿不合理,申诉至今。

虽然王书金供述奸杀康某的事实,但聂树斌案想重查翻案,似乎遇到很多难点。

王书金案披露后,河北方面曾宣称,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。然而,多年过去,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。

在王书金案一审庭审中,一个细节尤其引人注意:王书金意欲主动供认玉米地奸杀案,但被法官以“与指控无关”打断,被公诉方以“查无实据”驳回。

8年中近200次申诉,张焕枝仍一次次奔走在聂庄村与省高院之间。

此外,她最重要的事,就是常去儿子坟头看看。

“去把一年案件的变化说给他听,让他知道我一直没有放弃他,一直为他的清白努力。”说到这儿,张焕枝哭了,用毛巾擦着泪,“到坟上,我会先和公婆说,好好照顾好孙子,等我为他翻案。”

再审王书金:

聂树斌案翻案难度大

张焕枝担心,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公安、检察官、法官都已升官,再开庭审理,恐怕翻案的难度也更大。

2007年4月,一审宣判后,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由,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。

王书金的上诉心理中,有一点是微弱地期望通过主动坦白这个案子,获得可能的宽大处理。

《南方都市报》曾报道,王书金对于上诉理由曾说:“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,不在乎是否多一起案子或者少一起案子,而是不愿意看到因为我的原因而使他人替我承担严酷的刑罚……我希望上级法院对(我坦白)这个案子能够按照重大立功认定,更希望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

2007年7月31日,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开庭审理了王书金案,据参加庭审的人透露,王书金在庭上继续对未被纳入公诉的奸杀康某的事实供认不讳。庭审后,法律人士推测,二审维持死刑判决的可能性非常大。但二审判决至今未出。

王书金案6月25日将开庭的消息,是聂树斌的姐姐从网上看到后,当即电话通知了母亲。

“6月20日,刚接完女儿电话,就赶紧给律师通话。”年逾70的张焕枝,身材微胖,走路颤颤巍巍,一说起儿子的案情,不自觉声音就大起来。

20日打电话找一次律师,21日又打一次。张焕枝的心理很复杂:自从2005年王书金落网后,她就一直上访申诉希望能够为儿子洗冤,可临到要开庭了,又觉得“有些希望渺茫”。

对于王书金案即将开庭审理,张焕枝坦言:现在开庭或许是她这么多年申诉起了点作用,但她也担心,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公安、检察官、法官都已升官,再开庭审理,恐怕翻案的难度也更大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